中秋反思:为什么我们只配拥有低配人生?只因从来不理解这个常识恒峰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又到中秋节了,年轻的父母又要被长辈催促,要带着孩子备月饼、点线香、安排祭拜月亮的供桌,一起出门赏月,给孩子讲一讲嫦娥奔月与月兔捣药的传说。

我们可能会觉得:那都是八百年前过中秋的方式了,如今,五仁月饼都上了“难吃黑榜”,有这闲工夫坐车回乡,去爷爷家出演装模作样的团圆剧,还不如让孩子多刷一套提高卷、多去一趟游乐园来得实惠。

这种对过中秋毫无期待的佛系态度,如今确实影响了一代小孩,让他们从此觉得:

孩子的童言无忌,已经透露了这样的讯息:如果我们当家长的漠视每一个传统节日,没有审时度势,将节日中沉淀的深厚文化、优美意境与真挚情感传递给孩子,那么,孩子长大了就会成为一株无根的浮萍。

在日本,对一切都失去兴致与动力的“低欲望社会”,已经持续了20多年。整个日本社会弥漫着得过且过的消极情绪,按照艺术家草间弥生的话说,就是因为:“多数人已经失去了从传统中,从一只灯笼一只南瓜上,获得生活兴致的能力。”

中秋节也是如此,它有着一年中最明澈的月光,最浑圆低垂的月亮,这一晚,放下所有的事,一起出门去赏月,让我们热燥狂烈的心,感受到一丝清凉,感受到难以言诉的美,像丝绸一样拂过我们的脸颊。

我们都知道,我们每天的生活,实在是太赶了。我们和孩子每天似乎都被席卷在赶时间的洪流中。赶着上课、赶着去补习班,孩子匆忙地在电动车后座上啃包子。

时间都被奋力掰扯成小块,来不及细细品尝就被吞咽下去。而这种匆忙急躁的生活,让孩子与我们双方都耗尽了耐心。“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说的就是这样一种伤耗到极致之后的爆发。

然而,沉浸在传统节日的仪式之美中,多少可以让时间变得诗意、隽永起来。此时此刻,时间不再成为消耗品,而成为滋补品。它将在无意中修补母子、父女之间因为平时的匆忙生活而伤损的感情,它将为孩子的童年留下非常难忘的一幕。

且不说中秋有栗子、菱角、石榴、香梨、螃蟹等时令美味,让我们尽享大地果实累累的喜悦,领略江河湖泊一年中最富饶的收获,就连月饼本身,也联结着孩子一生中最亲切的回忆。

我小的时候恰逢物资匮乏的年代,苏式月饼需要凭券购买,每人只能买两个。为了将全家可以从商店买来的月饼全部寄给远在海岛服役的叔叔,以慰藉他与战友的思乡之情,奶奶提议我们自己动手做月饼来吃。

梅干菜馅的月饼,红豆沙馅的月饼,榨菜猪肉馅的月饼。我们全家动手,将月饼包好后,滚上一层面粉,放进家传的木头月饼模子里轻压,再在案板上轻嗑一下,一个印有嫦娥奔月图案的月饼素胚就做好了。

没有烤箱,月饼是奶奶用煤球炉加铁锅,用文火慢慢炕熟的。它们当然没有今天的月饼那么细腻好看,但就连炕焦了的酥皮,吃上去也别有风味。

大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一书中的第一章,就提到一种名叫小玛德莱娜的小点心,那模样就像用扇贝壳瓣的凹槽做模子烤出来的。而“小玛德莱娜浸在茶里滋味,竟让我(男主人公马塞尔)感受到一种美妙的愉悦感”。

马塞尔已经缠绵病榻十多年,而小玛德莱娜的滋味,顿时让他回到了奔跑着的健康童年。

节庆带来的童年美味,可以让孩子获得绵延一生的心理能量。在我们的孩子长大后,当他进入生活中的飓风时刻,我们也希望他只要再闻到这种“童年的味道”“家乡的味道”,就会结束心灵的痛苦迷茫,品尝到父母的倚重,家庭的温暖,品尝到呵护备至的踏实感。

为什么孩子会觉得过节没有意思?这是因为如今很多父母都把过节当作一种纯粹的物质享受,我们经常是带着孩子在酒楼吃饭、在商场买礼物,在游乐园玩耍,然后,带着“又是老一套”的失望回家。

其实,每一种节庆,都被古代中国人赋予了与宇宙、与天地、与万物的兴衰相关的精神内涵。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说的是一派懵懂未知的童真;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说的是思念化作的心灵相通,牵挂化作的清朗胸襟;

“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这将思念化作一派豪情,一扫悲秋感怀之相;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则是从眼前的美景出发,凭借诗人的想象力,与广袤的人生观、历史观、宇宙观相连接,给人悠远的神思,深长的感喟。

此时此刻,不赏月、不颂诗,不放一盏孔明灯与清月争辉,如何对得起这样的良宵美景。这,既是父母对孩子进行传统文化教育的最佳时机,也是培育孩子心中的纯真情怀与精神愉悦的难得契机。

连动画片《樱桃小丸子》中,最令人感动难忘的一幕,也是中秋节出去赏月,小丸子累了被爸爸背着走回家的场景。

小丸子趴在爸爸的宽大后背上,说着贴心话,最后安心睡着了。而此时,中秋节的纸灯笼在发出幽光,旗幡飘动,微风习习,月亮照拂着这父女俩兴尽而归的背影,满满都是不可言说的亲情。

而这亲情放在“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的茫茫时空下,其相依相伴的温暖,生发了孩子茁实的心理能量。

在我国,中秋赏月的风俗在唐代就十分流行,许多诗人的名篇中都有咏月的诗句。到宋代,中秋赏月之风更盛,每逢这一日,“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玩月”。如今很多地方还遗留着“拜月坛”“拜月亭”“望月楼”这样的古迹。杭州西湖的“三潭印月”,无锡的十里明珠堤,都是赏月的好去处。

一起带着孩子去赏月吧,在江边,在湖畔,在山顶,一面欣赏皓月当空的美景,一面吟咏杜甫的《八月十五夜月》,或者苏轼的《水调歌头》,感受诗人或忧伤或感奋的情怀,感受与远方的亲人共享一轮明月的心灵相通之感。

如果没有赏月这种精神上的享受,再多的物质供给,也难以令孩子成为一个感受力丰富的人。

诗人说:人没有对美、对情感的感受力,就像水母没有触手,是没有办法活得潇洒飘逸,有一个通透纯真的精神世界的。

如果缺乏感受力,他如何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如何成为一个对天地万物有悲悯心的人?

中秋时节正逢桂花盛放,早在1000多年前,中国人就流行在中秋时赏桂,并用糖渍桂花制作桂花糖糕、桂花糯米藕等点心。还会将桂花蜜添加到温好的黄酒中,成为中秋家宴的主角,象征合家欢乐,甜蜜沉醉。

带着孩子一同去赏花吧。大部分桂花王都种植在中国的名寺古刹中,我们带着孩子一同去感受清幽的钟磬,感受月下浓郁的桂花香气,就可以让平时忙乱浮躁的心变得澄澈安定。

李清照当年有诗赞颂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桂花的香气特别有中国的味道,含蓄、清远、淡泊、脱俗。而无论孩子未来走得多远,只要闻到类似的香气,听到迷人的钟声,就会有一种回到故园的安心感。

江南流行将灯放入江中漂流玩耍。在广州、香港等地,中秋夜要在树上挂灯,小孩子在爸妈的协助下用竹纸扎成兔子灯、杨桃灯或莲花灯,用衣叉挑挂在桂花树或木棉树上。广西南宁一带,孩子们还会做柚子灯、南瓜灯、桔子灯。

比如柚子灯,是将柚子果肉掏空,在柚子皮上刻出简单图案,穿上绳子,内点蜡烛即成,光芒淡雅。四川人则流行放孔明灯,用棉纸扎成大形的灯,灯下燃烛,热气上腾,使灯飞扬在空中,引得孩子们欢笑追逐。

冰心先生写过一篇名作《小桔灯》,主人公是一个极为平凡的农家少女,然而,一双巧手,一点情思,却将她的助人为乐之美,她对生活的无比热爱投射出来,令人久久难以忘怀。

冰心先生生前在访谈中说:“所谓贫穷,就是对未来没有期待。那个用小桔灯照亮我的夜路的女孩,她是多么富有。”

观潮习俗始于汉魏,盛于唐宋,历经2000余年,已成为当地不可或缺的过节盛事。

在农历八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太阳、月球、地球几乎在一条直线上,所以海水受到的引潮力最大。

而杭州湾形同一只大喇叭,当大量潮水从钱塘江口涌进来时,江面从宽约100公里迅速缩小成几公里,使潮水层层相叠,形成高达数米、十数米的大浪。“乍起闷雷疑作雨,忽看倒海欲浮山。万人退却如兵溃,浊浪高于阅景坛。”说的就是这一惊心动魄的世间奇观。

观潮可领略大自然汹涌澎湃的气势,声势浩大的音响,不仅能使孩子领略人与自然的紧密关系,开阔其胸怀、涤荡其心灵,更可让孩子思考环保的必要性——这些年,每次大潮涌来时,都有带到岸边的塑料垃圾。当地环保志愿者都会在落潮时迅速行动,把它们捞起处理。

这一场景可以带动孩子思考,人类随意丢弃垃圾,是否已经临近了海洋承受能力的极限。

民国初期,国民政府为了“破旧迎新”,曾在1912年起,不许民众过农历节日,改在公历8月15日过中秋节,于是,中秋之夜没有圆月,没有桂花,没有海水大潮,天气炎热,甚至做的月饼也很快变质。这一闹剧只实施了3年,就推行不下去,只得再改回农历8月15日过中秋节。

这个历史上的小插曲,充分证明了千百年来流行的传统节日,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尤其是对孩子来说,中秋绝对不仅仅是分食月饼那么简单,它至少拥有以下丰沛的含义:

年到中秋已过半,过中秋,让孩子感受到季候之美,享受到春华秋实的扎实收获感,体验到播种与收获,栽培与得到之间的关系,让孩子珍视时光;

月宫与嫦娥,玉兔与捣药之类的传说,会在中秋传递给下一代。孩子在花前月下听长辈说起那有关中秋的传说,感受到童年梦幻般的美;

与远方的亲人视频,共享那一轮明月,让孩子体会到自己与故园,与家中游子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体会到血脉亲情酿就的牵挂。

小时候,以别致的方式过好中秋节,就是给孩子的心灵打下“我是中国人”的鲜明烙印,无论孩子长大后走到多么远,他都不会缺少民族的自豪感,缺少爱和信念,缺少把生活安排得有滋有味的内心能量。

双鱼座,学的是化学,搞的是文学,出版散文随笔集7部。家庭教育业余重量级选手,长期为各家知名家教期刊撰稿,发表家教类文章上百万字。独生女为武汉大学优秀毕业生,本科期间独立译著6本,现已于英国曼切斯特大学毕业,获硕士学位。作者新书《欢迎来到小学六年级》即将面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