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山竹”已过一个月城市秩序已逐渐恢复但留给广州的思考还有很多

9月16日,台风“山竹”肆虐广州。受此影响,广州多地出现树木倒伏、河堤漫顶、多个地下车库被淹等灾情。经过一个月,记者近日巡城发现,市内整体秩序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然而“山竹”留给广州的思考和教训依然有很多。金羊网记者近日独家专访国家工程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城市水利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理铭,他呼吁,广州应尽快制定全市综合性防灾城市规划建设指引。

9月16日,“山竹”台风造成的潮水上涨,对广州珠江两岸造成水浸影响。其中,越秀区一德路潮音街片区的干货集散地,水浸入内巷,大批干货受损严重。为让“干货街”尽快恢复秩序,广州市、越秀区、属地人民街道等单位努力打扫,在“山竹”走后,采取“一夜菇清”的方式收运被水浸的干货。10月16日,金羊网记者回访发现,当地大部分商铺已恢复营业,大部分门店都已经重新在门口摆上各类干货恢复营业,只剩下一股浓浓的香菇味还弥漫在空气中。

地处该片区盐亭西街的小卖铺店主告诉记者“当时水都过1米3了,看到他们成箱成箱的香菇就往外扔,一般都要扔几百斤,多的要丢掉上千斤。足足扫了四五天到一个星期左右才全部扫完,城管、环卫工全都来了。”盐亭西街17号盈丰干果商行是目前已经恢复营业的众多店铺之一,也是本次台风街区内受损较少的店铺之一。

店员告诉记者:“当时开始涨水我们就赶紧跑回来把货往楼上搬,最后就只丢了四五袋黑木耳。”无独有偶,潮音直街7号店铺也是回来抢救的店铺之一。他们的方法是将货全部放在桌椅上方,防止浸水。但店铺内存货比较少,容易保住,仓库内的货物却太多了,当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抢救,还是足足丢了十几箱。他告诉记者:“我这还不算什么,据我所知每家都损失了十几二十万。”说起这次的受损原因,店员表示,“主要还是没把预警当回事,没想到水突然就这么大。下次收到预警可以把所有货都放在椅子上架起来就不至于了。”

在采访中,虽然很多商家都表示如果再有类似天灾来临,会提前防范。但谈到具体该如何操作时,很多商家心里依然没底。部分这次抢救回一部分货物的商家告诉记者,下次收到预警开始就会采取这次抢救用过的方法,例如将全部货物用架子、椅子等用具架起来,或者将货物转移到较高楼层。但对于通过保险或者寻求其他帮助方面,店家告诉记者“想都没想过,哪能有这种保险呢?”记者就此事咨询了保险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店铺事前就货物或者店铺本身,投保财产保险,发生水灾货物和店铺受损时,可以通过该险种获得理赔。但究竟可以赔多少,需要视货物标的本身价值才能确定。(梁怿韬 谢畅 徐雪亮)

10月16日,“山竹”过后一个月之际,记者重新来到芳村茶叶市场,商店如常开门迎客,几乎没有了水浸的痕迹。有商户说,“山竹”到来时,正好是茶商生意最好的月份,因为适逢节假日。如果没有另外囤货,中秋、国庆的生意也没法做,影响还是挺大的。茶商有言“存茶不存钱”,有些茶饼单价高达几十甚至几百万元,店主一边感叹“一夜回到解放前”,一边收拾好心情重新出发,“该做生意做生意,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有店主说。

“山竹”没有吓退淡定的广州商人,芳村茶叶市场没有一间商铺因此退租,一名市场管理人员说,部分被水浸的店铺目前在加紧装修,除了加高台阶,也趁机升级店铺形象。

9月17日记者采访时,发现有商户出动自家货车,清理被浸茶叶、垃圾等,也有市民担心,被浸茶叶如果处理不当,将被不法商人利用,最终回流市场。“如果这样劣质的茶叶再次回流市场,将影响到芳村茶商的百年品牌,而且水浸过后的茶叶发霉,即使烘干,重新冲泡来喝对身体也有害。”杨女士呼吁广大商户坚持诚信经营。

为防止购买被浸茶叶,有商家支招。雄志茶叶店主说,茶的好坏可以喝出来,水浸过的茶与一般的茶口感不同,前者口感较薄,不清亮,人喝完还可能引起身体不适。武夷大红袍店主则说,被水泡过的茶与一般的茶成色不同,前者颜色暗淡,茶叶展开。还有店主则说,即使烘干,被浸茶叶的霉味很难去除,泡茶闻到霉味就不要喝了。

广物负责人说,对于“茶叶回流”问题,市民也不需太担心,商家有被安排统一清理茶叶到垃圾处理中心,“当时垃圾处理中心内,被浸的茶叶堆积如山,我们请了垃圾车统一拉走的。另外,食药监部门也过来检查过。”(潘亮 甘韵仪)

台风“山竹”留给广州的思考和教训依然有很多。金羊网记者近日独家专访国家工程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城市水利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理铭,他呼吁,广州应尽快制定全市综合性防灾城市规划建设指引。

广州沿江的堤坝是不是还不够高?城市的排水设施是不是需要更新?近日,国家工程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城市水利专业委员会委员朱理铭接受金羊网记者独家专访时坦言,对于城市内涝,大家需要理性看待。本次广州内涝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台风“山竹”过境,强烈的风暴潮引起江水漫堤倒灌进入城区。“当台风来的时候,大家总希望能把灾害拒之门外了,其实这是一个误区。”他说,类似“山竹”这种超强台风袭击时,要彻底防止城市内涝是很难的,所以人们需要思考的事情其实是如何把损失降到最低。

根据相关规划,广州市中心城区防洪(潮)标准需达到200年一遇。朱理铭表示,目前广州需要做的,是把还未达到此标准的堤防进一步完善。“200年一遇的标准我觉得是合理的。”他说,“当然有人也提出可以把堤防加得更高,但是否有有必要呢?好比如在江边建一堵两三米高的围墙,是能防洪没错,但治理代价非常大,而且极大影响城市景观和老百姓的正常生活。”

同理,把本次江水倒灌的原因归结为地下排水系统落后也是值得商榷的。朱理铭表示,广州的部分地下排水管道建设标准确实有待提高,并且管道出现了很多破损、被压扁的病害情况,地下排水系统确实需要完善。但本次台风所引起的城市内涝,不能全由地下排水系统来“背锅”,“很多人觉得城市的排水管口径要越大越好,其实这是一个误区,这次台风来时,珠江水位顶托,即便再大的管道也是暂时没有办法把积水排出的。”

虽然,因风暴潮引起的城市内涝有时候确实难以避免,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灾难面前我们就束手无策。“广州应该打造成‘韧性城市’。”朱理铭表示,所谓“韧性城市”,形象地来说就是当灾害来临时,城市拥有比较强的抗击打能力和快速恢复能力。因此,广州目前最迫切要做的,就是要对台风灾害的成因和城市的防灾减灾能力进行一次全面评估,制定全市综合性防灾城市规划建设指引,从而构建起城市综合防灾体系。

台风到来时有可能会给哪些地方造成哪些影响?城市的抵抗能力究竟如何?沿江区域哪里内涝所造成的影响最大…这些分析广州以前都没有做过。”朱理铭表示,在“家底”没有摸清的情况下,台风的事后抢险就无法更有效率地进行。“这次台风袭击后,各部门全力出动抢险,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市民也深有体会,但是如果站在整个城市的角度看,广州其实更需要的是构建一个城市综合防灾体系。”

如何构建起该体系?朱理铭认为,应该全面摸查受灾的风险识别区域,例如通过对比地面高程和洪潮水位的变化,分析出哪些区域内涝的风险最高,并有针对性地提前对可能受影响的区域进行分类治理,细化到不同街道、不同片区都要有不同的治理方案,“例如沿江一带的地下车库水浸风险高,就要提前制定相关标准,对低洼地区设置防洪挡板等等。”

朱理铭强调,制定出来的综合性城市规划体系应该囊括各行各业,除了排涝设施之外,生命线工程、重大基础设施的抗风能力,行道树的倒伏问题、地质灾害的风险等等都需要有系统的评估,从而制定出相应的规划和建设对策。(何伟杰 江文华)

据悉,广州市从9月16日至9月22日,累计清运16.8万吨生活垃圾,日均2.8万吨,比平日垃圾清运量多8000吨。全市每天出动环卫工人47000多人,志愿者500多人,参与清运的志愿者和环卫工人平均每人在9月16日至9月22日6天时间,清理垃圾3.5吨。

9月16日,台风“山竹”肆虐广州。受此影响,广州多地出现树木倒伏、河堤漫顶、多个地下车库被淹等灾情。经过一个月,记者近日巡城发现,市内整体秩序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然而“山竹”留给广州的思考和教训依然有很多。金羊网记者近日独家专访国家工程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城市水利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理铭,他呼吁,广州应尽快制定全市综合性防灾城市规划建设指引。

9月16日,“山竹”台风造成的潮水上涨,对广州珠江两岸造成水浸影响。其中,越秀区一德路潮音街片区的干货集散地,水浸入内巷,大批干货受损严重。为让“干货街”尽快恢复秩序,广州市、越秀区、属地人民街道等单位努力打扫,在“山竹”走后,采取“一夜菇清”的方式收运被水浸的干货。10月16日,金羊网记者回访发现,当地大部分商铺已恢复营业,大部分门店都已经重新在门口摆上各类干货恢复营业,只剩下一股浓浓的香菇味还弥漫在空气中。

地处该片区盐亭西街的小卖铺店主告诉记者“当时水都过1米3了,看到他们成箱成箱的香菇就往外扔,一般都要扔几百斤,多的要丢掉上千斤。足足扫了四五天到一个星期左右才全部扫完,城管、环卫工全都来了。”盐亭西街17号盈丰干果商行是目前已经恢复营业的众多店铺之一,也是本次台风街区内受损较少的店铺之一。

店员告诉记者:“当时开始涨水我们就赶紧跑回来把货往楼上搬,最后就只丢了四五袋黑木耳。”无独有偶,潮音直街7号店铺也是回来抢救的店铺之一。他们的方法是将货全部放在桌椅上方,防止浸水。但店铺内存货比较少,容易保住,仓库内的货物却太多了,当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抢救,还是足足丢了十几箱。他告诉记者:“我这还不算什么,据我所知每家都损失了十几二十万。”说起这次的受损原因,店员表示,“主要还是没把预警当回事,没想到水突然就这么大。下次收到预警可以把所有货都放在椅子上架起来就不至于了。”

在采访中,虽然很多商家都表示如果再有类似天灾来临,会提前防范。但谈到具体该如何操作时,很多商家心里依然没底。部分这次抢救回一部分货物的商家告诉记者,下次收到预警开始就会采取这次抢救用过的方法,例如将全部货物用架子、椅子等用具架起来,或者将货物转移到较高楼层。但对于通过保险或者寻求其他帮助方面,店家告诉记者“想都没想过,哪能有这种保险呢?”记者就此事咨询了保险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店铺事前就货物或者店铺本身,投保财产保险,发生水灾货物和店铺受损时,可以通过该险种获得理赔。但究竟可以赔多少,需要视货物标的本身价值才能确定。(梁怿韬 谢畅 徐雪亮)

10月16日,“山竹”过后一个月之际,记者重新来到芳村茶叶市场,商店如常开门迎客,几乎没有了水浸的痕迹。有商户说,“山竹”到来时,正好是茶商生意最好的月份,因为适逢节假日。如果没有另外囤货,中秋、国庆的生意也没法做,影响还是挺大的。茶商有言“存茶不存钱”,有些茶饼单价高达几十甚至几百万元,店主一边感叹“一夜回到解放前”,一边收拾好心情重新出发,“该做生意做生意,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有店主说。

“山竹”没有吓退淡定的广州商人,芳村茶叶市场没有一间商铺因此退租,一名市场管理人员说,部分被水浸的店铺目前在加紧装修,除了加高台阶,也趁机升级店铺形象。

9月17日记者采访时,发现有商户出动自家货车,清理被浸茶叶、垃圾等,也有市民担心,被浸茶叶如果处理不当,将被不法商人利用,最终回流市场。“如果这样劣质的茶叶再次回流市场,将影响到芳村茶商的百年品牌,而且水浸过后的茶叶发霉,即使烘干,重新冲泡来喝对身体也有害。”杨女士呼吁广大商户坚持诚信经营。

为防止购买被浸茶叶,有商家支招。雄志茶叶店主说,茶的好坏可以喝出来,水浸过的茶与一般的茶口感不同,前者口感较薄,不清亮,人喝完还可能引起身体不适。武夷大红袍店主则说,被水泡过的茶与一般的茶成色不同,前者颜色暗淡,茶叶展开。还有店主则说,即使烘干,被浸茶叶的霉味很难去除,泡茶闻到霉味就不要喝了。

广物负责人说,对于“茶叶回流”问题,市民也不需太担心,商家有被安排统一清理茶叶到垃圾处理中心,“当时垃圾处理中心内,被浸的茶叶堆积如山,我们请了垃圾车统一拉走的。另外,食药监部门也过来检查过。”(潘亮 甘韵仪)

台风“山竹”留给广州的思考和教训依然有很多。金羊网记者近日独家专访国家工程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城市水利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理铭,他呼吁,广州应尽快制定全市综合性防灾城市规划建设指引。

广州沿江的堤坝是不是还不够高?城市的排水设施是不是需要更新?近日,国家工程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城市水利专业委员会委员朱理铭接受金羊网记者独家专访时坦言,对于城市内涝,大家需要理性看待。本次广州内涝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台风“山竹”过境,强烈的风暴潮引起江水漫堤倒灌进入城区。“当台风来的时候,大家总希望能把灾害拒之门外了,其实这是一个误区。”他说,类似“山竹”这种超强台风袭击时,要彻底防止城市内涝是很难的,所以人们需要思考的事情其实是如何把损失降到最低。

根据相关规划,广州市中心城区防洪(潮)标准需达到200年一遇。朱理铭表示,目前广州需要做的,是把还未达到此标准的堤防进一步完善。“200年一遇的标准我觉得是合理的。”他说,“当然有人也提出可以把堤防加得更高,但是否有有必要呢?好比如在江边建一堵两三米高的围墙,是能防洪没错,但治理代价非常大,而且极大影响城市景观和老百姓的正常生活。”

同理,把本次江水倒灌的原因归结为地下排水系统落后也是值得商榷的。朱理铭表示,广州的部分地下排水管道建设标准确实有待提高,并且管道出现了很多破损、被压扁的病害情况,地下排水系统确实需要完善。但本次台风所引起的城市内涝,不能全由地下排水系统来“背锅”,“很多人觉得城市的排水管口径要越大越好,其实这是一个误区,这次台风来时,珠江水位顶托,即便再大的管道也是暂时没有办法把积水排出的。”

虽然,因风暴潮引起的城市内涝有时候确实难以避免,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灾难面前我们就束手无策。“广州应该打造成‘韧性城市’。”朱理铭表示,所谓“韧性城市”,形象地来说就是当灾害来临时,城市拥有比较强的抗击打能力和快速恢复能力。因此,广州目前最迫切要做的,就是要对台风灾害的成因和城市的防灾减灾能力进行一次全面评估,制定全市综合性防灾城市规划建设指引,从而构建起城市综合防灾体系。

台风到来时有可能会给哪些地方造成哪些影响?城市的抵抗能力究竟如何?沿江区域哪里内涝所造成的影响最大…这些分析广州以前都没有做过。”朱理铭表示,在“家底”没有摸清的情况下,台风的事后抢险就无法更有效率地进行。“这次台风袭击后,各部门全力出动抢险,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市民也深有体会,但是如果站在整个城市的角度看,广州其实更需要的是构建一个城市综合防灾体系。”

如何构建起该体系?朱理铭认为,应该全面摸查受灾的风险识别区域,例如通过对比地面高程和洪潮水位的变化,分析出哪些区域内涝的风险最高,并有针对性地提前对可能受影响的区域进行分类治理,细化到不同街道、不同片区都要有不同的治理方案,“例如沿江一带的地下车库水浸风险高,就要提前制定相关标准,对低洼地区设置防洪挡板等等。”

朱理铭强调,制定出来的综合性城市规划体系应该囊括各行各业,除了排涝设施之外,生命线工程、重大基础设施的抗风能力,行道树的倒伏问题、地质灾害的风险等等都需要有系统的评估,从而制定出相应的规划和建设对策。(何伟杰 江文华)

据悉,广州市从9月16日至9月22日,累计清运16.8万吨生活垃圾,日均2.8万吨,比平日垃圾清运量多8000吨。全市每天出动环卫工人47000多人,志愿者500多人,参与清运的志愿者和环卫工人平均每人在9月16日至9月22日6天时间,清理垃圾3.5吨。